进入微博 登陆
新闻资讯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主持人
  • 节目
  • 活动
  • 视频
云南丘北五中毒儿童未出院 当地60余幼儿园无资质
2014-03-25  来源:成都人民广播电台  浏览:
毒倒多名学童 丘北严查毒鼠强(图)

3月22日,云南省丘北县平龙村,朱林泽被奶奶拉着回家。他在佳佳幼儿园上中班,是19日毒鼠强中毒案中32名被紧急送医孩子之一。

  3月22日,云南省丘北县平龙村,朱林泽被奶奶拉着回家。他在佳佳幼儿园上中班,是19日毒鼠强中毒案中32名被紧急送医孩子之一。

  “云南丘北幼儿园毒案”追踪

  新京报讯 昨日,云南丘北县幼儿园发生毒鼠强中毒案后的第五天,5名中毒儿童仍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。大量警力在案发地平龙村侦查。目前,涉案毒鼠强的来源尚无定论, 依旧是警方侦查重点。但在当地集市,有记者买到多支疑似毒鼠强,当地警方表示,将加大毒鼠强打击力度。 3月19日,当地一所幼儿园发生毒鼠强中毒事件,致2名女童身亡,多人出现中毒症状。

  当地集市仍可买到毒鼠强

  日前,有媒体记者从平龙村附近集镇上通过暗访方式,购得数支疑似毒鼠强的物品。该物品外形与普通玻璃包装的针剂相同,内装液体呈红色,包装上并无任何产品信息。当地工商、公安部门已将该物品送检,并展开调查。

  丘北县工商局副局长居培斌介绍,从1998年开始,农业部、公安部、国家工商局等八部门就联合下发过《关于在全国统一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制售剧毒急性鼠药活动的通知》,云南随即开始严厉打击制售毒鼠强。

  居培斌称,查处中的难度很大,销售毒鼠强的人多是游商,利用各乡镇赶集摆摊贩卖,“我们几乎每月都有行动,对毒鼠强进行查处,但这些游商都认识我们工商的人了,他们往往人货分离,工商没有侦查权,暗访的方式也用过,但效果不明显。”

  村民称案发后售药游商未出现

  “毒鼠强是四亚甲基二砜四胺等剧毒危险化学物品的统称,这类化学品毒性剧烈,见效迅速,晚上拌成鼠饵,早上就能看见死老鼠,老百姓爱用。”昨日,丘北县农科局政策法规股一名负责人提到,老百姓不配合,这也给查处带来难度。

  “这些年来,每逢村里赶集,有两个游商经常来卖毒鼠强,村里人都能买到。”昨日,平龙村村民周文云提到,无论村民还是游商都知道,政府在打击毒鼠强,但游商在摊位上不摆出毒鼠强,照样能买到。幼儿园毒案发生后,卖毒鼠强的游商并未在赶集时出现。

  而据媒体报道,2011年10月,丘北县所在的文山州一所小学,也发生过毒鼠强中毒事件,导致22名学生不同程度食物中毒,死亡1人。当年11月,文山州政府还曾下发《关于进一步做好毒鼠强清缴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各级政府严打制售毒鼠强。

  调查

  当地60余幼儿园无资质

  发生毒案幼儿园无资质被停;当地万余名适龄儿童未入园,教育部门称全关停影响孩子学前教育

  在毒案发生第二天,发生毒案的佳佳幼儿园和同村的喜洋洋幼儿园,都收到了丘北县教育局的“幼儿园停办通知书”,也让近百名孩子至今呆在家无学可上。

  丘北县教育局副局长表示,这两家幼儿园停办是因未办任何手续。实质上,佳佳幼儿园无证“裸奔”并非孤例,整个丘北县有60多所幼儿园都在无证招生。

  毒案幼儿园无证“裸奔”一年多

  佳佳幼儿园是在3月20日收到的“幼儿园停办通知书”,在此之前,这个招收了79名幼儿的幼儿园已经“裸奔”了1年多。

  根据新京报记者调查,佳佳幼儿园在开办时曾找过丘北县教育部门,试图办理办学许可证,但由于办学条件未达标,并未获批。

  昨日上午,丘北县教育局副局长提到,佳佳幼儿园当时找到教育局还不是来办证,只是来“咨询”。

  无论黄永机当初到教育局的目的是什么,佳佳幼儿园还是在镇、县两级政府部门的眼皮下办了起来,生源多为本村孩子。

  相邻的喜洋洋幼儿园负责人何小存说,喜洋洋幼儿园开办前,也找到了当地教育主管部门,对方的说法是“既不支持,也不反对”。

  喜洋洋幼儿园的孩子大都是外村的,坦言办园是为赚钱的何小存说,为了生源,他还专门用一辆面包车当做校车,早上去接孩子,晚上再把孩子送回家。

  同样无证的校车行驶在山间公路上,但同样没人管。

  全县60多家幼儿园都无资质

  针对佳佳幼儿园和喜洋洋幼儿园无证招生的情况,丘北县教育局副局长马跃昨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教育局是知情的。

  不仅如此,马跃称,整个丘北县有60多家已经上马招生的幼儿园也没有办证。

  “民办教育有个筹设期,一般是一到三年。”马跃提到,按照2003年9月1日起实施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》和云南省对于民办教育的相关规定,民办教育机构在筹设期内,政策并未明晰是否可招生。马称,源于此,教育主管部门也未对这些无证幼儿园进行取缔。

  记者查询2012年10月1日起施行的《云南省民办教育条例》,其规定明确说明:未取得办学许可证,不得招生和开展任何形式的教育教学活动。

  对此,马跃承认,这的确是最新的规定,“这个筹设期,我也不太好说。这些管理的体制还是理不太顺。”

  马跃说,按照政策规定,丘北县的这60余所幼儿园在筹设期间确实不应该招生办学。

  按照他的说法,如果严格按照政策规定,这些无证幼儿园都得关掉,那很多孩子就接受不到学前教育,“孩子有需求,家长有需求,这些无证幼儿园就这么存在了。”

  万余适龄儿童需入园就学

  平龙村民提到,几年前,孩子上小学前都是呆在家里或者在外面疯玩,丘北县是少数民族地区,很多孩子上小学前还只是说民族地区的方言,更不用说唱歌跳舞这些技能,与城里孩子差别明显。而正是为了缩小与城里孩子的差别,村民在收入不多的情况下,仍愿意送孩子去幼儿园。

  一名家长说,孩子以前胆子小,到幼儿园一周后明显胆子变大了,放学后,还会跟老师说再见。

  毒案发生后,平龙村两所幼儿园停办,近百名孩子呆在家里,无学可上。

  马跃称,如果平龙村的孩子想去正规的幼儿园,需要到20公里开外的双龙营镇上,“那个幼儿园没校车,得家长长途接送。”

  马跃称,目前全县有资质的幼儿园为28所,大都是2010年至2013年丘北县对于全县学前教育的三年规划中完成的。

  而根据教育局提供的另外一组数据,目前,丘北县还有12322名适龄幼儿未能入园,还需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继续支持鼓励民间资本投入办教育,并确保合法合规。

  马跃说,这些年,财政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增幅不大,教育主管部门也在想办法。(张永生 尹亚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