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微博 登陆
新闻资讯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主持人
  • 节目
  • 活动
  • 视频
水淹下穿 抽水7小时救援被困车
2013-06-21  来源:成都人民广播电台  浏览:

  昨日,清淳二街附近铁路涵洞,被淹的面包车露出水面

  暴雨持续昨日下午4时,四川省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。省气象台预计,今日,盆地各市阴有小到中雨,并伴有雷电,成都、绵阳、德阳、雅安、眉山、乐山、广元、宜宾8市有暴雨,局部地方有大暴雨,泸州、自贡、内江、资阳4市有中到大雨,局部暴雨;川西高原及攀西地区多云间阴有阵雨或雷雨。

  罕见气象盆地的主汛期一般在七八月,成都今年的强降水,比往年来得早了一些,殊为罕见。气象部门资料显示,近13年来只有3次在6月出现类似区域性暴雨天气的记录。而最近一次还是在2005年6月。

  蓉城大雨前日8时至昨日8时,强降雨继续。雨量超过100毫米的站点有12个。这一时段市区最大降水量出现在茶店子,达到140毫米。奇特的是,18日晚至19日早晨的那场大暴雨里,茶店子区域也以132毫米的降雨量居成都主城区第一。

  昨日上午,淳风路清水下穿内,两辆消防车引擎轰鸣,不停地抽水喷射。

  凌晨的暴雨,让这处成昆铁路桥下的下穿道路积水严重,最深处水深近4米。消防队员奋力救援的目标就在水中,午夜时分,一辆面包车和一辆三轮货车在经过这里时被水淹没。成都消防特勤三中队赶到现场后立即展开了救援。

  现场

  水面上漂着苦瓜 水面下有两辆车

  10时30分,成都商报记者赶到淳风路清水下穿。这是一条穿越成昆铁路的下穿道路,铁路桥下,中央是供机动车通行的双向两车道,主道两侧是相对较窄的辅道。整个下穿道路呈浅V字形,尽管此时大雨已近停歇,但积水并无消退迹象。浑黄的水中漂浮着几根苦瓜,几筐蔬菜时而冒出水面。积水不多的地方,站满了围观者。

  两辆消防车引擎轰鸣,平时用于灭火的消防水炮正在将积水往排水沟倾泻。一辆120救护车停在路面稍高处。

  若隐若现的蔬菜筐下面,是一辆几乎完全被水淹没的三轮货车。积水仍有近3米深。进行救援的特勤三中队指导员苏新杨不停走动,紧张地指挥着救援。“据报警人说有两辆车被淹,三轮车司机逃出来了。”苏新杨告诉记者。昨日凌晨6时许,特勤三中队接警赶到现场,迅速安排消防队员使用长杆定位了两辆被困车辆位置,由于车辆位于水下,难以打开或破拆车门,只能进行紧急抽水作业。

  回忆

  车内一直进水 漫过了两人腰部

  三轮货车司机彭志军,向记者讲述了他眼中的这场灭顶之灾。

  彭志军是一名菜贩,昨日凌晨,他如往常一样,驾驶着这辆三轮货车到事发地附近的菜市进货,然后再出售到文家场。来时,他同样经过这处下穿道路,当时雨势不大,积水也并不严重。

  彭志军说,购货时他们注意到雨势变大,伴随着电闪雷鸣。他和妻子提早结束了采购,开车返回。一路上,雨越下越大。

  走到清水下穿时,彭志军注意到了前面已经有一辆面包车停在积水中,似乎已经熄火。尽管这里没有路灯,大雨更加影响了能见度,彭志军根本看不清积水有多深,但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轰足油门冲过积水。

  “刚走进水里,车子就熄火了。”彭志军的妻子说,发现车子已经无法重新发动后,两人迅速收拾了随身贵重物品,车内进水越来越多,水位迅速上升,一时已经漫过两人腰部。彭志军从妻子一侧的车窗先爬了出去,然后将妻子也拉了出来,“我们车后还有一辆电瓶车,我还拉了一下骑车的。”被彭志军拉了一下的骑车人叫李琴,事发后,她已赶去上班。她的丈夫杨大国告诉记者,当时李琴已被水淹到脖子。

  彭志军说,他们逃出车子时,水位还没到淹没全车的程度,后来才没过车顶。而他们的车子甚至被水冲走了好几米远。

  成功

  换车抽水 面包车7小时后终见天日

  11时,围观人群中突然一阵骚动。记者很快注意到,积水逐渐消退后,此前完全淹没在水下的面包车,车顶已经出现在水面上。

  尽管两辆消防车正奋力排水,但积水消退的速度却并不像人们希望的那样快。排水渠里,一些地方水已漫过了顶,又重新流回积水的低洼处。消防队员用十余个白色塑料袋加高水渠侧壁,阻挡回流。

  12时左右,一辆专业排水车来到现场,据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是成都市排水设施管理处城北管理所,隶属于成都市水务局。这辆排水车每小时能将上千立方积水排出。

  然而,现场依然并不顺利。在将约50厘米粗的抽水管和水泵抬到积水中时,供电电路又出现中断。在一番修复后,排水车开始施展威力,积水明显消退。下午13时,面包车车门被打开。车内确认并无人员被困,围观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喧闹。记者看到,面包车车内装载有大量豆芽、粉条等菜品。除此之外,只留下一双拖鞋和淤泥。

  13时40分,面包车驾驶员从围观者中出现,走到自己车边查看。这名年轻小伙说,自己在车进水熄火后很快就逃了出来,当时并未被水没顶,所以有足够时间逃生。

  原因

  抽水泵房排水量有限

  水退后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积水在辅道栏杆上留下明显印迹,据此测量,积水最深时达到近4米。金泉街道办事处城管科科长蔡军表示,昨日降雨超过100毫米,而清水下穿处的积水据估计约3000立方。

  蔡军介绍说,清水下穿排水系统配备有抽水泵房,但由于昨日降水量太大,抽水泵房排水量有限,形成了积水。记者注意到,下穿路边的排水渠明显高过下穿最低处的排水口,在雨势较大时很可能发生倒灌。

  无独有偶,成双大道临港路下穿隧道也因大暴雨导致积水,最深处的积水超过2米,造成整个临港路双向下穿隧道交通中断超过20小时以上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 桑田 雷蕾

  摄影记者 郭广宇

  奇特天象

  西部大雨

  泸州却超过40℃

  昨日白天,盆地东北部和南部仍旧是多云高温的天气,最高气温普遍在34℃~38℃,泸州古蔺达到了40.1℃。这已经是盆地东部第5日处在高温天气下,过早到来的“热”让人们叫苦不迭。

  而另一边,盆地西部从18日晚就开始出现大范围降水,前(19)日晚暴雨又出现在绵阳、广元、德阳、成都等地。这48小时里(18日7时至20日7时),全省降水在50~100毫米的地点就有305个,绵阳安县三清甚至达到343.7毫米的降水量。

  一东一西,两种极端性天气,成因就是副热带高压,简称“副高”。

  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,是夏季影响我国大部分地区的十分重要的天气系统。受副高控制的区域,晴朗高热,比如现在的盆地东部。而几天前,盆地西部也由副高控制,高温之下积聚了很多能量。如今副高东进,导致盆地西部这些处于副高西侧的地方天气系统很不稳定,加上西南暖湿气流大量向盆地输送水汽,这诸多条件的汇聚,形成了强对流云团,产生了局地强对流天气,引起强降雨和雷暴天气。成都商报记者 王梅